2010全国两会2010全国两会2010全国两会
2010年全国两会 人民网 强国E议会 网民议事厅 小白闪报 G族看两会 微博报两会 特别策划
滚动快讯: ·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:高校去行政化要慢慢来 ·全国政协召开提案办理协商会共商实现国民收入分配合理化 ·全国政协召开提案办理协商会共商实现国民收入分配合理化 ·政协委员发言选编 ·有话要说 ·海南团直面敏感话题(长焦距) ·“茶歇”时的讨论(两会博客) ·扶持科技人才创新创业(发言席) ·培养中国灵魂世界胸怀(发言席) ·理顺职业教育管理体制(发言席)

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:高校去行政化要慢慢来

2010年03月12日05:02    来源:《新京报》
  正在公开征求意见的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提出,“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”,“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”;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,要推进高校管理体制改革。今年“两会”,教育改革成为会上代表、委员们热议的话题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科院院士、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,日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高校管理体制改革时机已经成熟,高校“去行政化”将成为未来高等教育的大趋势,南科大将取消行政级别,教师不论资排辈,学术至上。

  大学行政化的表现是一切运作都以行政权力为主导,做什么事都是靠行政命令,谁权力大谁说了算,而不是通过学者、科学家讨论。

  教授治校、学术至上的办学理念是大势所趋。教学、科研第一线的老师教授代表着学校学术发展方向,应该形成崇尚知识和作为的大学文化,而不是崇尚权力和地位。

  在南方科技大学,老师能否获得尊重看他的个人能力和业绩,而不是看官职的高低。

  高校管理体制改革时机已成熟

  【教改纲要】

  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,适应国家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要求,形成不同办学模式

  新京报:作为一位走在中国教育改革最前沿的教育家,对于新出台的教改纲要你怎样看?

  朱清时:我的心态更加乐观了。中国高等教育1952年建立行政化体制,到现在有58年的时间。这58年间,行政化、官化的教育模式从来都没有松动过。而这个纲要提出,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,第一次提及了高等教育“去行政化”的内容,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变革,让我非常振奋。

  新京报:但纲要中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并不详细,也未提出具体操作的细化措施。

  朱清时:这是一份非常综合性的规划,所以对于高等教育未来如何发展的内容不多也很正常。它的意义不在于内容的多少,而在于第一次变成国家意志体现出来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,说明国家在经过各方面的考虑后终于选择去做这件事,这对于今后的教育体制改革都会有影响,也会对所有教育界人士有所启发。

  新京报:选择在目前推进高校管理体制改革,你认为它的客观原因是什么?

  朱清时:我觉得,目前推进高校管理体制改革,打破教育行政化体制是最适合的时机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呢?

  朱清时:上世纪50年代时,计划经济下需要高等教育建立行政化体制,让更多学生进到学校一起学习,统一培养人才。

  改革开放后,计划经济变为市场经济,实质上是一种经济的去行政化。在这种经济环境下,市场需要不同类型的人才,而高等教育的行政化在一定程度制约了学生的创造力。现在中国的各项事业更加开放和国际化,教育也是如此,这个时候选择打破教育行政体制,是最适合的。

  新京报:目前正在征求意见的教改纲要是一个10年规划,真正把这件事情做好,应该需要一些时日吧。

  朱清时:高校“去行政化”是必由之路,但需要慢慢来。在一个行政化体制普遍存在的国家,要把现已行政化的教育逐步改变成学术主导的教育。是非常艰难的,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。我想,如果这件事用30年的时间能够做成,那会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。

  教师取消行政级别不论资排辈

  【教改纲要】

  探索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,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

  新京报:去年,深圳全球招聘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一职,最终你被聘为南科大的创校校长。南科大是否会成为中国高校改革的样本?

  朱清时:我之所以来到南科大,支持我最根本的动力要把它打造成中国第一所“去行政化”高校。

  新京报:“去行政化”方面,南科大有哪些打算呢?

  朱清时:我设想的是,在这所学校内,没有任何行政级别,不会论资排辈,学术至上。每一名教师要对学生们绝对负责,保证学生们学习质量。

  新京报:如今南科大筹备也已经近半年时间,你们遇到了哪些困难呢?

  朱清时:这个新生事物在创校初期是有很多难题。

  新京报:具体来说有哪些呢?

  朱清时:比如,教师的思维方式问题。现在国内教师思维已经形成了一种等级的划分,行政本位的思维,我们很难找到纯粹的学术型教授。

  还有,最近遇到的一些事情也很有意思。南科大是一所去行政化的学校,它是没有级别的,所以深圳找我去开会的时候,主办方也不知道怎么给我排座位。第一次我的座位是在一所职业技术学校旁边,后来觉得不妥,又把我的位子排到前面。

  新京报:像这样的事情会经常碰到吗?

  朱清时:比如说买汽车,深圳财政拿钱是根据什么样级别的学校买什么样的汽车数量,但是南科大没有级别,这也让他们很难办事,因为没有先例。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。后来没办法,我找到深圳的市领导,最后市领导把所有的事情安排了下去,才解决这些问题。

  新京报:看来去行政化的大学依然存在与行政级别有关的问题。

  朱清时:对。这是目前的现实决定的。南科大虽然内部是去行政化的,但是在与外部对接的时候需要行政部门的支持。
【1】 【2】 

 
(责任编辑:张岩(实习))

留言本

匿名发表    

赶快在这里跟帖留言吧,也许您的留言就会被总理看到!
1 张世平:职工收入分配差距大,呈利益…
2 张黎:多数老龄人的待遇和在职人员相…
3 梁衡代表:文化产业化不能掩盖其教化…
4 高强:今年预算安排中涉及提高居民收…
5 张世平:近年物价房价上涨造成部分职…
6 【两会策划】中国造航母因势而定 国…
7 谭晶:女大学生为何赢在考试输在就业
8 李金华:百姓不满有些官员财产不多但…
9 李金华谈个人“低调”原因:政协很多…
10 记者手记:不要让明星参会成为记者的…